<wbr id="upzlu"><input id="upzlu"><p id="upzlu"></p></input></wbr>

  1. <object id="upzlu"><table id="upzlu"><button id="upzlu"></button></table></object>
    <i id="upzlu"><bdo id="upzlu"><pre id="upzlu"></pre></bdo></i>
  2. <track id="upzlu"><big id="upzlu"></big></track><tt id="upzlu"></tt>

  3. <wbr id="upzlu"></wbr>
    / /

    企業頭條 圖片新聞 視頻資訊 媒體報道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百奧泰:生物藥深耕者 | 江湖

    發布時間:2018-07-23 瀏覽量:1

    研發客 | 撰文 | 陳小娟

    Xiaojuan.Chen@PharmaDJ.com

     

     2003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SFDA)組建,并首次頒布實施GCP與GLP。時值SARS病毒席卷而來的非典危機充斥全國,針對非典疫苗的研發與SARS防治的科學研究成為當年藥物研發的首要任務。


       2003年,也是醫藥行業并購重組的活躍年,國企、民企及海外資本之間相互滲透的新聞頻發。有復星聯手國藥、東盛收購潛江制藥、東阿阿膠與華潤結合、三九收購日本藥廠本草坊。

     

     也是那一年,李勝峰博士加入始于2000年的海歸“歸國潮”,帶領一支海歸團隊來到遠離廣州市中心且尚未建設完善的科學城,創辦了百奧泰(Bio-Thera)。彼時大分子生物藥在國內寥寥無幾,用藥市場以中藥、化藥居多。比起這些重磅的醫藥行業大事記和耀眼的傳統制藥公司,這家以開發生物藥為目標的新創公司稍顯黯然,又似乎超前得有些格格不入。


        如今,精準醫學、腫瘤免疫、基因編輯等生物技術的創新正引領著藥物開發,生物醫藥也成為十三五規劃期間國家重點推進領域。深耕生物藥15年,百奧泰已建立起完整的抗體藥物研發、生產及商業化體系,在研產品超20個,8個進入臨床的產品中已有3個走到臨床后期,2個準備NDA。這一路走來的故事未必精彩,但行者無悔。


     

    好的技術買不來

     

      “ 有的公司做得很快,有的公司做得很慢。”百奧泰創始人兼CEO李勝峰博士說。


         我們的采訪在一家酒店咖啡廳進行。李勝峰座下的實木沙發椅有些低矮,他身體前傾,雙腿并攏微曲,語速不快卻字字珠璣。


       百奧泰并非李勝峰的首次創業。他1959年生于湖北,25歲出國讀研,從美國喬治大學和耶魯大學先后完成博士攻讀與博士后研究之后,加入了舊金山灣區生物技術公司COR (后被Millennium 收購)。之后,他與朋友在灣區創立Abmaxis開發抗體技術平臺,后被Merck 收購。


        問及為何要回國創業,李勝峰的回答異常精簡:“當時沒有想太多,想試一下,那就盡最大的努力去試。”創立百奧泰的前幾年,他時常奔波于中美兩國。

        對比項目引進、虛擬研發等創業模式的“快”,百奧泰的模式是一個“慢”的過程。習近平主席在5月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上指出: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李勝峰的觀念亦是如此:“80%的情況下,創新產品的技術是很難買進來的。”


        因此,百奧泰豐富的產品線里,所有的產品均出自公司的實驗室和科研人員。李勝峰稱之為創新型藥企發展壯大的經典模式。


    需求是創新的意義

        李勝峰贊美中國人在很多領域勇攀高峰、迎難而上的精神,但這種精神對于做藥卻要有些不同。“我們不能因為它很難就去做,不能為了創新而創新,做藥一李勝峰直言,未來中國創新藥將面臨的挑戰很可能是在市場定要為老百姓解決治病的需求。”,“如果產品沒有市場,那創新是沒有意義的。”


         伴隨產品開發,百奧泰構建了ADC、ADCC、雙特異抗體等新一代抗體技術平臺,也在PD-1藥物和聯合用藥方面有所布局。在李勝峰看來,開發技術不是目的,“開發技術的目的是開發產品,通過創新研發為病人提供可負擔且安全有效的優質藥物,以滿足亟待解決的治療需求。”


      鎖定未滿足的臨床需求這一市場,李勝峰在多個疾病領域挖掘潛力。也是如此,百奧泰的產品線里既有抗血小板αIIb/β3等全新藥,也有針對HER2、CD20、VEGF的me better,還有針對TNF(腫瘤壞死因子)、VEGF(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和IL-6(免疫球蛋白IgG1亞型的重組人源化抗白介素6)開發的生物類似藥。“只要是我們認為患者有需求的藥,不管新還是不新,我們都會做。”李勝峰說。


         以阿達木單抗為例。該藥從2012年至今已蟬聯6年全球銷售冠軍,去年全球銷售額更是高達184.27億美元。進入中國第八年,阿達木單抗在國內始終不溫不火,中國的份額占總額不到0.1%。“問題在于,阿達木單抗的適應癥是類風濕關節炎、強直性脊柱炎這類慢性疾病,臨床需求巨大,卻并不危及生命。盡管阿達木單抗這個藥很好,但是老百姓用不起。”李勝峰分析道。據了解,阿達木單抗在中國的定價每支近8000元,按照每2周注射一次,每個月用藥費用超過1.5萬元。在大多數城市未納入醫保的情況下,患者確實難以承受。


         “我們開發這個生物類似藥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讓90%的患者能夠負擔得起,我們有能力把這個價格降到讓90%的病人會用得起。”作為同類產品中首個申報臨床的藥品,李勝峰言語中對它充滿自信。

     

    原文閱讀

    1. 上一篇:廣東電視臺《廣東新焦點》報道—廣州百暨基...
    2. 返回列表
    3. 下一篇:銅陵市政府與七喜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市...
    黄片动画片